每天接十几个客人

<dfn id="txdvd"></dfn><font id="txdvd"></font>
<meter id="txdvd"></meter>

    藍天觀察 01 中國光伏發展的新起點 能源轉型變革的新紀元——2018年我國光伏發電行業發展趨勢回顧與分析

    發布時間:2019-01-29

    640.webp (2).jpg

    2018年全球光伏組件出貨量達到95GW,出貨量最大的前10大廠商均為中國企業,占全球總出貨量的70%。

    2018年中國光伏新增裝機44.11GW,累計裝機達到174.63GW,新增裝機容量連續6年領跑全球。

    2018年前三季度全國光伏發電平均限電率為2.9%,棄發電量40億kWh。

    2018年全國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資金累計缺口逾1800億元人民幣。

    中國光伏產業經歷過數十載的起起伏伏發展至今,已來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

    站在高處,轉身凝視剛剛過去的2018年。盡管這只是我國能源發展長河中的一瞬,但卻仿佛是虛掩的未來之門中透出的一束光,照亮了波濤洶涌的浪潮奔流的方向。

    在回望即將過去的戊戌狗年,我們也應該清醒地看到,中國光伏行業尚屬“涓涓細流”,必須將其放回它所在的能源轉型與時代發展的“大江大河”中,方能看清它的來龍與去脈……

    “如果國際社會不在2020年之前改變方向——包括制止致命的溫室氣體排放并推動氣候行動以及迅速擺脫對化石燃料的依賴,將錯失扭轉氣候變化的時機,并將給地球上的人類以及賴以生存的自然系統帶來災難性的后果?!?/span>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

    2016年在法國巴黎通過的氣候協定,首次將2100年前全球相比于工業革命前溫升控制在2℃以內寫入集體承諾。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指出,我國要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就是要構建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的經濟體系,生產系統與生活系統循環鏈接的資源利用體系和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

    我國作為全球范圍內碳排放量最大的國家,推動能源轉型,實現《能源生產與消費革命2016-2030》中規定的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費總量比重達到20%左右,已不再只是行政手段的布局,也不再只是單純地履行大國義務的擔當,而是根植于我國自然環境所承擔的巨大壓力、能源供給安全保障的緊迫要求和全社會對于綠水青山藍天的強烈渴望。

    面對水電和核電增長的天花板,非化石能源中的包括風電、光伏發電在內的可再生能源逐漸走出能源版圖中的一隅開始“劍指中原”,越來越多地被寄予替代火電進而成為主力、支撐電源的期望。然而,可再生能源,特別是光伏發電欲與傳統化石能源比肩,沒有“系統成本的降低”和“電力品質的提升”這兩只有力臂膀的支撐是難以攀越如此之高峰的。

    “太陽能成本持續遵循學習曲線:累計發電裝機每提升一倍,光伏組件成本下降約23%-24%?!?/span>

    ——《BP世界能源展望(2018年版)》

    行業規模的大小對產業鏈上下游市場需求和成本下降的余度產生了直接的影響。正因為過去10年間全球不同地域光伏發電市場需求增長的輪動,特別是自2011年后中國市場的異軍突起導致市場需求呈現爆炸式的增長,從而引發資本的不斷涌入,上游產能不斷增加,圍繞成本下降和效率提升的競爭趨于白熱化。尤其是過去3年中,我國“領跑者”項目的實施,不僅推動了金剛線切割、電池薄片化等提升生產效率的工藝技術的加速推廣與應用,而且助推了我國光伏產品實現了全工藝流程的由普通向高效升級的蛻變。與此同時,競爭的加劇更是催化了價格的加速下降,多晶硅生產平均綜合能耗下降至80kWh/kg,部分企業已低于70kWh/kg。過去10年中,我國光伏發電單位投資成本下降了90%,僅過去3年間,便下降了20%以上。

    產品成本的下降、性能差異化的訴求為PERC、雙面、異質結等電池技術以及半片、疊瓦、MBB等組件技術這一系列提升光電轉換效率的技術應用提供了舞臺,同時,也為儲能這一改善光伏發電電能品質的技術創造了機遇。

    光伏發電領域中,“技術”與“成本”這兩大因素,從沒有像今天這樣如此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如同螺旋的雙臂,彼此助力,交替上升 。

    640.webp (1).jpg

    2018年,我國面臨的經濟環境風云詭譎。國外經濟環境復雜多變,國內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在此宏觀背景下,有效防控金融風險,打破剛性兌付成為2018年上半年政府處理金融類問題的先決態度。

    自我國明確通過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方式支持可再生能源發展以來,補貼資金缺口已達約1800億元人民幣。在防范經濟下行的壓力下,舊賬未清、新賬愈增的可再生能源附加補助資金缺口不僅成為鉗制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掣肘,也成為政策制定者舉棋難定的要因。如何既能支持光伏發電產業的進步,又能降低補貼資金短缺的壓力,“去補貼”、“通過市場化手段形成電價并獲得額外收益”便被行業管理者提上日程。

    “今年5月31日,有關部門突然下發通知,將下半年光伏發電規模壓縮到原來的三分之一以下,要求6月1日立即執行,帶來系統性風險,新能源上市公司連續跌停,市值損失3000多億。許多企業被迫停產,關停產資產規模超過2000億,行業受到重創?!?/span>

    ——十一屆全國政協常委、全國人大代表

    劉漢元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講話

    在近10年的狂飆突進后,《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關于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即“5·31政策”中“無指標、去補貼、廣競價”的要求,如同一盆涼水潑在了我國光伏發電這架熱得發燙的“機器”上,也澆醒了眼睛充血的光伏行業從業者。全行業猛然發現,原來高懸的“達摩克里斯之劍”已然不再是“狼來了”的故事,而真正成為眼前就要應對的“灰犀?!?。

    認清我國能源轉型變革的歷史潮流;厘清成本下降與效率提升的長期趨勢;理性認識去補貼、市場化發展的緊迫要求才能撥開籠罩在“5·31政策”上的仿徨與焦慮,也才能發現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必然結果。這一政策的落地,預示著中國光伏行業發展進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

    1、“補貼退坡,逐步實現平價上網”替代“嗷嗷待哺,等待指標”成為行業發展的共識

    2、“謀求管理的提升、技術的進步”替代“追求規模的快速增長”成為行業發展的主題

    3、“積極參與市場競爭、努力參與能源轉型”替代“甘為利基能源”成為行業發展的目標

    640.webp.jpg

     “5·31政策”所引發的一系列市場、行業、政策層面的變化,使得2018年成為新一次顛覆性變革浪潮的元年。

    01、努力保障光伏電量消納,創造良好行業發展生態

    在補貼退坡的同時,如果棄光限電依然嚴峻,則光伏發電企業無疑是雪上加霜,所以在2018年中國家能源主管部門從創造行業發展良好生態入手,積極解決新能源消納問題。

    2018年10月,國家發改委在2017年11月會同國家能源局公布《關于解決棄水棄風棄光問題實施方案》后,又印發了《清潔能源消納行動計劃(2018-2020)》。其中,明確要求未來兩年我國光伏發電利用率高于95%,到2020年基本解決清潔能源消納問題。這一方案為解決消納問題提出了明確的時間路線圖。

    2018年9月,國家能源局印發《關于加快推進一批輸變電重點工程規劃建設工作的通知》,該通知明確了國家能源局將在2年核準12條特高壓輸電工程,特別是兩條全清潔能源外送通道,即青海至河南的±800kV特高壓直流工程和張北至雄安的1000kV雙回特高壓交流工程,這些輸電工程的建設將新增5700萬千瓦輸電能力,2020年底前,主要跨省區輸電通道中可再生能源電量比例將力爭達到平均30%以上,這勢必有效推動可再生能源電量跨省跨區消納與交易。

    02、建立光伏電量市場化交易機制,促進項目增收

    補貼的退坡勢必將降低項目的收益,構建市場化的電量交易機制,改變項目補貼資金單一來源于可再生能源附加補助的困境,擴寬項目獲得額外收益的市場化途徑便成為了保障光伏發電項目收益的有效手段。

    僅2018年內便三次征求意見的“可再生能源配額制度”以及“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交易機制”構建了新的制度體系,要求省級能源主管部門、省級電網企業、售電公司和電力用戶共同承擔可再生能源電力配額義務,而承擔配額義務的主體可通過“綠證”交易履行義務,光伏發電項目可通過出售“綠證”獲得收益。

    另外,包括分布式發電市場化交易,即“隔墻售電”與就近直接交易、中長期電力交易一并構筑了促進光伏發電通過電力市場化交易獲取額外補貼的渠道。

    03、行業上下游的產業集中度均進一步提升,行業分化愈加明顯

    長期以來,光伏產業上游便處于產能過剩、競爭殘酷、利潤微薄的困境?!?·31政策后”,行業上游中的一批中小企業因訂單銳減、融資困難、產品競爭力不足而退出。然而,上游各環節的龍頭企業因為市場占有率較高、規模優勢、市場多元、流動資金充足仍保有較為強勁的輾轉騰挪的能力。這些一線品牌,即便在行業發展急速降溫的過程中,其既定的擴產、技改計劃仍然能夠得以有效實施,從而進一步降低了生產成本,提升了產品技術水平,提升了市場競爭力,為市場整合提供了動能。根據“國際能源網”報道,硅料環節的供應商將從2017年的30余家縮減至2019年的5家左右;硅片環節隆基、中環雙寡頭格局出現;電池片環節雖然尚未形成穩定的壟斷格局,但市場愈加向通威、隆基、愛旭等頭部企業集中。

    光伏產業下游,由于可再生能源電價補助資金拖欠帶來的收入壓力以及宏觀調控去杠桿帶來的融資壓力,盡管民營企業擁有更為靈活高效的項目運作方式,但在光伏發電投資環節的發展仍受到嚴重制約。相比之下,央企國企因其融資成本低、授信便利、資金雄厚、政府認可度高、既有本土化開發渠道布局成熟、履約及時且充分等優勢,在項目投資領域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所以,在市場中增量項目資源日漸稀缺、存量項目被民營企業推向市場換取流動性的背景下,這些項目資源便逐漸向資金更為充裕的央企國企集中。

     “周而復始,萬象更新”。展望2019年,我們預期我國光伏發電行業將繼續呈現出“啟元”的階段性特點,以下承于2018年的趨勢將進一步擴展,并愈發明顯。

    1、2019年將出現光伏發電全面平價上網時代的黎明,即有補貼項目和無補貼項目并存的階段。有補貼的項目指標或將重點解決存量項目無指標的問題。

    2、伴隨著特高壓輸電工程及配套新能源基地的建設,中東部分布式光伏發電裝機規模增速將趨緩,西部地區特高壓送端區域內大型地面光伏發電投資或將回暖。

    3、“技術”與“成本”所構成的雙螺旋仍將繼續作用促使光伏發電的度電成本繼續快速下降;高光電轉換效率的工藝與技術將進一步加速推廣和應用,甚至非硅的新型材料也將加速到來。

    4、包括消納、用地成本、融資成本等在內的非技術成本將會被持續關注。2019年,光伏發電項目的用地稅費問題或將成為消納問題之后又一個被關注的重點。

    5、光伏發電因其成本不斷下降,且具有充分的靈活性、可分布實施的特點,2019年里,其必將更為充分地與儲能系統、電能制氫等多樣化的應用場景相結合,成為電能替代的重要組成部分。

    “危機來臨的時候,很多人會癡迷于從小道消息中預言下一秒的趨勢??烧嬲斆鞯娜?,只會集中關注將來一定會發生的事,而不會在乎它什么時候發生?!?/span>

    2018年中短暫的迷茫、停歇都是為了讓我們“光伏人”等一等自己的靈魂,讓我們有機會看清:光伏發電勢必將成為人類能源轉型浪潮中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并將成為能源發展的中流砥柱,而這一未來的始點就在我們剛剛經歷的2018。

    每天接十几个客人,有水吗,一个人的在线观看WWW,专找老年人十元一次,连续接了5个客人